收起
展開
  • 地址:武漢市東湖高新區佳園路           光谷國際大廈B座13樓
  • 網址:www.jy-coating.com
  • 熱線電話:027-87775100       027-87775101

您當前所在位置:  首頁 >> 研究成果 >> 精品文章

精品文章

中國旅游產業空間集聚與集群化發展研究

    

中國旅游產業空間集聚與集群化發展研究

 


鄧宏兵1,2 ,劉芬2 ,莊軍3
(1.武漢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湖北 武漢 430072;2.中國地質大學經濟學院,湖北 武漢 430074;

 

  [摘  要]運用集聚與集群理論,分析探討旅游產業集聚與集群的內涵、區別與聯系、旅游產業集聚和集群的特征、影響旅游產業集聚和集群發展的因素及旅游產業集聚和集群發展對推動區域經濟的作用等問題。選擇行業集中度、基尼系數、赫芬代爾系數等指標,以星級飯店、旅行社及其他旅游企業的從業人員和營業收入等數據為依據,分析中國旅游產業的空間集聚問題。結合案例,分析中國旅游產業集群發展現狀與存在的問題并提出相應對策。
[關鍵詞]中國;旅游產業;空間集聚;旅游產業集群
[中圖分類號]F59                    [文獻標示碼]A


 

 

1  引言
產業的空間集聚是區域經濟發展的必然結果,也是推動區域經濟發展的重要原因。產業集聚和產業集群是一種世界性的經濟現象[1],早在20世紀初空間分析方法就已經承認了它們的存在[2],而經濟學界對產業集聚和產業集群的研究可追溯到亞當·斯密[1]。在集聚和集群理論的分析和指導下,旅游產業空間集聚和集群現象也引起了廣泛關注。旅游產業的空間集聚和旅游產業集群化發展對旅游產業具有諸多積極影響,中國具有良好的旅游產業集群發展基礎和條件。基于這些因素,正確理解和詮釋集聚和集群理論、客觀分析中國旅游產業空間集聚現象和規律、探尋旅游產業集群化發展路徑,對推動中國旅游產業健康發展具有重要意義和作用。
2  理論詮釋:集聚與集群
2.1  集聚與集群的內涵及相互關系
產業集群研究已經引起人們的廣泛重視和參與,但關于產業集群的概念,仍然有不同見解,而且與產業集群相關的概念有產業集聚、企業集聚、企業集群、產業區、地方企業集群等,許多研究將它們視為同一概念。事實上,它們是有差別的。在此,僅就集聚與集群區別與聯系作簡單分析。產業集聚是指由一定數量企業共同組成的產業在一定地域范圍內的集中,以實現集聚效益的一種現象,一般包括同一類型和不同類型兩種產業的集聚[3]。產業集群是特定領域的關聯企業和機構在地理上的集中,其主體包括相互關聯產業和其他競爭來說重要的實體,也經常擴展到下游企業和顧客、生產互補產品的制造商和在技能、科技或者共同投入上相關產業的企業,還包括政府和其他機構[4]。產業集聚更多地是強調產業在地理上的集中,產業集群更多地是強調關聯產業的空間集中。也就是說,產業集聚是產業集群形成的前提,但產業集聚不一定形成產業集群;產業集群是產業集聚的結果,但不等于產業集聚。從相關問題研究歷史上,我們也可以發現,人們是先研究產業集聚現象,再研究產業集群現象。這是一個認識的不斷深入過程。亞當·斯密在其《國富論》中關于分工與市場范圍關系、行業發展與市場競爭環境的關系的論述中已包含集聚思想,馬歇爾則是第一個闡述產業集聚思想的經濟學家。馬歇爾之后,許多經濟學家又對產業集聚問題進行了進一步研究。有代表性的有:韋伯的區位集聚理論、熊彼特的創新產業集聚理論、胡佛的產業集聚最佳規模理論。二十世紀七八十年代后,一些以同類產業的空間集聚為代表的新的經濟集聚現象引起了學術界、企業界和地方政府的注意。通過對這些新的集聚現象的分析,波特提出了產業集群的概念和理論,并重點從競爭力的角度進行了分析。波特之后,產業集群問題研究愈來愈受重視。
縱觀從產業集聚到產業集群的研究軌跡,我們可以明顯地發現它們是既有區別又有聯系的一組概念。我們既要承認它們的聯系,又要明確它們的區別。產業集聚的具體形態是以產品的生產鏈為核心的產業集群。對二者的混淆和等同是不對的,不利于研究的深入和理論體系的構建。我們不能簡單地用產業集聚研究去代替產業集群研究,也不能簡單地用產業集群研究代替產業集聚的分析。
2.2  旅游產業集聚與集群
2.2.1  旅游產業集聚與集群內涵及相互關系
基于集聚和集群理論的指導和分析框架,旅游產業集聚和集群問題的研究也非常重要。旅游產業是一個特殊的產業,在分析過程中無法套用標準的產業分類體系。“食、宿、行、游、購、娛”是旅游活動的六大要素,相應也就串聯了相關的行業和企業,形成龐大的產業或企業的關聯群體。同時,旅游產業發展的資源依賴性較強,而資源分布的地域集中性通常又是非常明顯的。因此,旅游產業的空間集聚和以內在聯系為紐帶的旅游集群的形成就是不可避免的。旅游產業的集聚是基于旅游資源分布區域性的旅游企業集中現象。同樣,旅游產業集聚更多地是關注地理空間的集中現象,是一種更為宏觀角度的考察。如中國旅游產業發展的省域差異性就是旅游產業在省域層面上集聚的結果。旅游集群關注的是相互關聯的旅游企業的地理集中問題,是旅游吸引物及相關要素在一定的地理空間上的集中現象。Gollub認為區域旅游集群的發展可通過價值鏈來反映,即價值鏈是旅游集群的核心[5]。Donald基于產業鏈和競爭的角度提出旅游競爭集群概念,認為旅游集群是由有效的旅游供應鏈組織起來的一系列旅游活動和服務,其目的是旅游目的地所在單位協同作用以便提高目的地競爭力[6]。張建春從功能、空間、時間、戰略理念四維角度定義旅游集群,即旅游集群應包括產業鏈、地理空間、發展演變和戰略理念等內容[7]。旅游集群需要以集聚為前提,形成旅游集聚的雛形后,便進入內部自我強化的良性過程,更多的關聯企業、組織和機構進一步集聚,并不斷發展成集群。
2.2.2  旅游產業集聚與集群的特征
旅游產業的特殊性和旅游產品的無形性決定了旅游集聚和集群的特殊性,縱觀旅游集聚和集群,其特征主要表現在以下方面:① 地理空間上的高度集中性。旅游要素及區位的空間差異使得旅游集聚和集群現象比其他產業更為明顯。② 產業鏈上的高度關聯性。旅游目的地及旅游六要素的供給與需求者關系密切,基于產業鏈的關聯性更強。這也導致其內部專業化分工和合作更加緊密。③ 經濟效益的外部性。由于旅游企業關聯性強,通過集聚與集群,優化配置資源,使各企業的外在效益更為明顯。④ 發展演化的周期性。旅游集聚和集群具有明顯的周期性,產業結構在不斷調整,旅游目的地也具有明顯的周期性演化規律,旅游產品也需要不斷升級創新,相應的演化過程也就具有明顯周期性。
2.2.3  旅游產業集聚與集群發展的影響因素及主要類型
影響旅游產業空間集聚和集群發展的因素很多,主要包括資源稟賦、客源市場、區位條件、產業鏈與價值鏈、政策及公眾態度、經濟發展水平等方面。受這些因素的影響,旅游集聚過程和集群發展有規模上的不同,也有層次上的差異,還有主體上的區別。從規模上看,有由政府或大公司主導的集群,也有由中小規模的旅游企業和協會所組成的集群。從層次上看,有國家旅游集群、地方旅游集群、主題旅游集群之分。基于地理空間特征的集聚和集群及專項旅游產品鏈而形成的集聚和集群是目前旅游集聚和集群的兩大主要類型。前者如我國桂林、西安等地的旅游集聚和集群,后者如國際上流行的遺產旅游和生態旅游。值得注意的是,旅游產業的特殊性決定了其集聚和集群發展的泛地域性,以專項旅游產品鏈為基礎的旅游集聚和集群是其中的代表。如,1993年由世界旅游組織(WTO)、聯合國教科文組織(WNESCO)和聯合國發展規劃署(WNDP)共同資助的“絲綢之路”主題旅游,涵蓋19個國家。
2.2.4  旅游產業集聚與集群對區域經濟發展的作用
旅游產業集聚和集群發展對推動區域經濟發展具有積極作用,主要表現在:① 對旅游產業自身的作用。首先,可以充分發揮地方旅游資源和區位的優勢,使資源優勢轉化為經濟優勢。其次,可以促進地方旅游產業創新升級,取得良好規模效益。第三,可以全面提升區域旅游綜合競爭力。② 對區域經濟發展的作用。首先,可以促進區域經濟結構的優化,帶動區域產業結構調整。其次,有利于增強區域經濟實力和創匯能力。第三,有利于促進區域營銷,改善投資環境,全面促進區域開放經濟發展。當然,旅游產業集聚和集群發展也有風險和負面影響。盡管如此,旅游產業空間集聚和集群化發展仍不失為旅游產業發展中應予以高度重視的問題。
3  集聚分析:中國旅游產業空間集聚實證研究
衡量產業集聚水平的指標較多,其中行業集中度、基尼系數、赫芬代爾系數是最普遍、最廣泛的衡量指標。鑒于此,本文亦選用上述指標來衡量中國旅游產業的集聚水平。
3.1  指標選擇
3.1.1  行業集中度
行業集中度是產業經濟學中衡量市場結構最常用的指標。它是指行業內規模最大的前n位企業的有關數值(如產值、產量、銷售額、職工人數、資產總額等)占整個市場或行業的份額。類似地,作為衡量產業空間集聚程度的指標,也可以計算某產業規模最大的n個地區的比重來衡量產業集聚程度,計算公式為:

 

式中,為產業中規模最大的前n個地區所占的比重;為產業中第j個地區的數值(如產值、產量、銷售額、職工人數、資產總額等);為地區總數。公式中n的取值可以根據計算的需要確定。越高意味著產業主要集中在幾個地區,產業集聚水平就越高。行業集中度指標簡單明了,通過計算地區的產業比重,不僅能反映產業的集聚水平,還能反映產業在各地區分布的具體情況。
3.1.2  基尼系數
基尼系數是衡量產業集聚程度中使用最廣泛的系數之一,它最初是用來反映收入的不均衡程度,利用其原理也可以用來反映產業集聚程度,計算公式為[8]:

 

 式中,為產業的基尼系數;為地區總數;為產業在各地區比重的均值;()為產業在第j(k)個地區的比重。基尼系數在0-1之間變動,基尼系數越大則表示產業的空間分布越不均衡,產業的集聚水平也就越高。
3.1.3  赫芬達爾指數
赫芬達爾指數是美國經濟學家赫芬達爾(O.C.Herfindahl)提出的一種測量產業集中度的綜合指數。它是指某特定行業市場上所有企業的市場份額的平方和。類似地,作為衡量產業空間集聚水平的指標,赫芬達爾是各地區某產業產值(也可以用產量、就業人數、固定資產等)比重的平方和,計算公式為:

式中,為產業中第j地區的數值(如產值、產量、銷售額、職工人數、資產總額等);為產業在第j個地區的比重。
H值大小既取決于地區數n,又取決于地區產業規模變化程度。如果所有經濟活動都集中在一個地區,那么H=1;如果經濟活動平均分布在各地區,則H=1/n。該指數在1/n到1之間變動。H值越大,表明產業的空間分布越不均衡;反之,H值越小,表明產業的空間分布越均衡。H指數采用“平方和”計算,具有“放大性”,對地區產業規模份額的變化反應敏感,能夠較準確地體現地區間產業規模的差距程度,這是H指數被廣泛使用的重要原因。
3.2  計算結果與分析
3.2.1  計算結果
根據上述指標的涵義及計算原理,選用星級飯店、旅行社及其他旅游企業的從業人員和營業收入等數據為依據,來衡量中國旅游產業的集聚水平,相關計算結果如下(表1、表2)。

 

 

3.2.2  結果分析
根據表1、表2計算結果并結合相關的背景材料,就我國旅游產業空間集聚現象可得出如下基本結論:
(1)基尼系數與赫芬達爾指數高度相關,主要是由于這兩個指標是從同一角度反映產業的集聚水平,它們均是基于產業在各地區布局的不均衡程度來測量產業的集聚水平,只是計算方法不同而已。而行業集中度則是通過考查產業規模最大的前幾個地區的產業比重來衡量產業的集聚水平,該指標不考慮其它地區的產業分布情況,故其計算結果與基尼系數及赫芬達爾指數略有不同。
(2)根據中國旅游產業從業人員計算的集聚水平,其他旅游企業集聚水平最高,其次是星級飯店,集聚水平最低的是旅行社。星級飯店的從業人員主要集中在廣東(11.70%)、北京(8.36%)、浙江(7.62%)、江蘇(6.36%)等地區;旅行社的從業人員主要集中在廣東(10.96%)、北京(6.39%)、浙江(6.15%)、山東(6.11%)等地區;其他旅游企業的從業人員主要集中在江西(18.45%)、廣東(16.47%)、四川(8.44%)、江蘇(8.29%)等地區。
(3)根據中國旅游產業營業收入計算的集聚水平,星級飯店和旅行社集聚水平較高,其他旅游企業集聚水平較低。星級飯店的營業收入主要集中在廣東(22.05%)、北京(13.00%)、上海(11.16%)、浙江(8.23%)等地區;旅行社的營業收入主要集中在北京(20.89%)、廣東(15.37%)、上海(10.69%)、江蘇(6.99%)等地區;其他旅游企業的營業收入主要集中在河南(12.67%)、北京(11.59%)、山東(10.86%)、四川(9.66%)等地區。
(4)中國旅游產業營業收入的集聚水平普遍高于從業人員的集聚水平,這說明地區勞動生產率存在差異。根據計算結果不難發現:產業實際規模越大的地區其勞動率通常也越高。例如星級飯店中,產業規模最大的廣東和北京,僅用了11.70%和8.36%的從業人員就占有了22.05%和13.00%的營業收入,其人均產出遠遠高于平均水平。因此,在一定程度上促進產業集聚的發展可以提高勞動生產率。
(5)中國旅游產業的營業收入整體上主要集中在廣東(16.84%)、北京(15.78%)、上海(10.60%)、浙江(7.13%)、江蘇(6.85%)等地區;從業人員主要集中在廣東(13.10%)、北京(7.29%)、江蘇(6.89%)、江西(6.78%)、浙江(6.21%)等地區。其中人均產出較高的地區分別是上海、北京。江西省從業人員雖然較多,但營業收入并不高,人均產出較低。
4  集群探究:中國旅游產業集群發展現狀、問題與對策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旅游產業發展迅速。2005年全年旅游收入達7680億元,其中國內旅游收入為5286億元,國際旅游收入293億美元。國內旅游人數12.12億人次,入境旅游人數1.20億人次。中國旅游產業發展已初具規模,在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中作用和地位越來越重要,旅游收入占GDP的比例近幾年來平均在5%以上。在旅游產業迅速發展的同時,問題也比較突出。解決這些問題的方法和途徑較多,在此我們側重分析一下我國旅游集群化發展的問題。從各國實踐和理論角度來講,旅游集群化發展對旅游產業產業結構調整和升級具有一定積極作用,認識我國旅游集群發展現狀的問題,提出相關對策具有一定現實意義。
4.1  中國旅游集群發展現狀與問題
旅行社、賓館飯店、交通運輸、游覽娛樂、旅游用品和紀念品銷售等構成了旅游產業發展的主體,這些行業之間關聯性及互動性強,一個完整的旅游產品和服務由上述各個環節共同作用而完成。因此,旅游行業內部各組成部分之間的關聯與互動是旅游集群化發展的內在動力。我國擁有豐富的旅游資源和良好的旅游產業發展基礎,并有相應經濟文化背景作支撐,這些條件是我國旅游產業集群化發展的重要保證。同時,旅游目地的發展和地方經濟發展的需求也成為旅游集群化發展的推動力量。基于上述認識和理解,我國旅游產業集群化發展是非常必要而且有可能的。
但從目前來看,我國旅游產業集群化發展現狀還不容樂觀,存在的問題也不少。從宏觀上看,我國旅游產業發展具有明顯的空間集中分布與分散相結合的集聚特征,出現了像北京、上海、蘇州、杭州、西安、桂林、廣州等旅游產業發達的城市和地區,大量的旅游企業在這些集聚并有集群化傾向。但是,這種旅游產業空間集聚并不等于旅游集群,只是為旅游集群化發展提供了一種可能。不過我們也看到,在這些旅游產業發達的地區,旅游集群已具雛形。如桂林市旅游發展中的一個重大舉措就是成立桂林旅游發展總公司[9],該公司從本質上可理解為基于市場前提的政府主導的地方旅游產業集群。從20世紀80年代初期開始,桂林就一直在探索旅游發展定位和旅游產業組織結構和方式、戰略等問題。至1997年,桂林大型旅游企業集團——桂林旅游發展公司成立,并于1998年進一步組建了桂林旅游股份有限公司。該公司以市場為導向、以資源為依托、以旅行社為龍頭、以創新為動力,重組了13家旅游企業,總資產7億多元。擁有四家控股子公司(桂林旅游股份有限公司、桂林五洲旅游股份有限公司、桂林荔浦豐魚巖旅游有限責任公司、桂林龍脊溫泉旅游有限責任公司)、四家合資子公司(漓江飯店、桂林旅游實業開發公司、桂南汽車客運站、桂林旅游發展總公司廣告策劃分公司)、二個參股公司(桂林興安靈渠旅游有限責任公司、桂林萬事通卡信息發展有限責任公司)、三個代管企業(榕湖飯店、桂林海外旅游總公司、桂林光大國際旅游公司)。與桂林相反,在陽朔西街則自發性地形成了旅游小企業集群雛形。西街全長517米、寬8米,位于陽朔縣城中心區。20多年來,涉外旅店、酒吧、咖啡店、書畫店、工藝品店等大約近200家旅游小企業云集于此,形成著名的酒吧街。除桂林、陽朔之外,旅游集群化發展現象在我國許多地方都能觀察到。不過,站在國家層面來看,我國旅游集群化發展仍存在下列問題。① 分工不明確,產品無差異,特色不突出。企業間相互依存、相互支持的專業化分工協作產業網來形成。② 過度競爭導致市場不規范、信用缺失,不利于集群化發展。我國旅游行業普遍存在信用危機,對旅游集群發展是相當不利的。③ 政府推動與市場主導相結合的作用機制未建立。自發性集群受政府重視不夠,政府主導性集群市場基礎又不牢固。④ 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大型集群缺乏。⑤ 地方旅游集群沒有融入全球價值鏈,封閉性有余,開放性不夠。⑥ 集群內企業關系不順,內在聯系有待加強。
4.2  中國旅游產業集群發展對策
中國旅游產業集群發展要立足四個層面,即旅游行業內部集群、特定區域內部集群、區域間集群、跨國集群。同時,要注意集群網絡體系的構建,包括社會網絡和文化網絡及生態網絡體系的融合。基于中國旅游集群化發展,應注意以下問題:① 正確認識和高度重視旅游集群發展問題,客觀科學評估旅游集群發展的條件、作用和影響。不同地方情況不一樣,需要從本地實際出發,確定旅游集群發展的方向、規模、時序、措施等問題。不要一哄而上,企業堆積不是產業集群,不要陷入認識誤區。② 以市場為導向,以產業鏈和價值鏈為紐帶,構建旅游產業集群體系。從本質上講,旅游產業發展是旅游產品在各個鏈條上的分配和價值的體現,不同企業共存于特定鏈條。也正因如此,強化其內在關聯性以形成集群是可行性的也是應該的。③ 要制定旅游發展和旅游集群發展規劃,并正確處理二者之間的關系,旅游集群發展規劃是旅游發展規劃的必要補充,二者不能混淆。④ 在旅游集群發展機制上要強調市場主導和政府推動的有機結合。⑤ 注重培育區域旅游集群品牌并重視營銷工作。旅游集群品牌培育有利于促進旅游產業和地方經濟的發展,提升綜合競爭力。政府在旅游集群品牌培育中要發揮引導作用,企業要發揮主導作用。注重處理集群品牌和企業個性品牌之間的關系,組建專門機構營銷旅游集群品牌和企業個性品牌。⑥ 優化中國旅游集群發展環境,注重投資環境(尤其是制度環境)的創新,為旅游企業的集聚及集群化發展提供良好的外部環境。
5  主要結論
綜上所述,就中國旅游產業空間集聚與集群化發展問題,可得出以下基本判斷和結論:(1)從理論上來看,產業集聚與集群是聯系密切而又有明顯區別的一組概念。產業集聚是產業集群形成的前提,但產業集聚不一定形成產業集群;產業集群是產業集聚的結果,但不等于產業集聚。產業集聚的具體形態是以產品的生產鏈為核心的產業集群。既要承認它們的聯系,又要明確它們的區別。(2)旅游產業的空間集聚和以內在聯系為紐帶的旅游集群的形成是不可避免的。旅游產業集群需要以集聚為前提,形成旅游產業集聚的雛形后,便進入內部自我強化的良性過程,更多的關聯企業、組織和機構進一步集聚,并不斷發展成集群。影響旅游產業空間集聚和集群發展的因素很多,主要包括資源稟賦、客源市場、區位條件、產業鏈與價值鏈、政策及公眾態度、經濟發展水平等方面。(3)通過對行業集中度、基尼系數、赫芬代爾系數等指標的分析考察表明中國旅游產業具有明顯的空間集中分布與分散相結合的集聚特征。(4)我國旅游產業集群化發展是非常必要而且有可能的,但目前發展現狀還不容樂觀。我國旅游產業更多地表現為空間集聚而不是集群,只能說是為旅游集群化發展提供了一種可能,有集群化傾向。當然,在旅游產業發達地區已有旅游產業集群雛形。(4)完善市場主導和政府推動相結合的旅游產業集群形成機制、構建旅游產業集群網絡體系、優化旅游產業集群發展環境(尤其是制度環境)是非常必要的。
 
[參考文獻]
[1]  吳利學、魏后凱.產業集群研究的最新進展及理論前沿[J] .上海行政學院學報,2004,(3):51-60.
[2]  張宏偉.產業集群研究的新進展[J].經濟理論與經濟管理,2004,(4):69-73.
[3]  黃曼慧、黃燕.產業集聚理論研究述評[J].汕頭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03,(1):49-53.
[4]  M.E.Porter. Clusters and the New Economics of Competition[J]. Harvard Business Review,1998,(76):49-53.
[5]  Gollub James、Amy Hosier、Grace WOO. Using Cluster Based Economic Strategy to Minimize Tourism Leakages[J]. Research Report Submitted to Global Economic Development Practice, San Francisco,California,2002:1-59.
[6]  Donald F. Hawking. A Protected Areas Ecotourism Competitive Cluster Approach to Catalyse Biodiversity Conservation and Economic Growth in Bulgarial[J]. Journal of Sustainable Tourism, 2003,(3):219-244.
[7]  張建春.旅游產業集群探析[J].商業研究,2006,(15):147-150.
[8]  賀燦飛、謝秀珍.中國制造業地理集中與省區專業化[J]. 地理學報,2006,(2),214.
[9]  王彤、楊興倫.戰略重組,走向輝煌[J].中共桂林市委黨校學報,2001,(1):33-35.

Research:Space aggregation and Clustering Development about Chinese Traveling Industry
Deng-hongbing1、2  Liu-fen2  Zhuang-jun 3
(1.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 school, Wuhan university, Hubei Wuhan, 430072;2.Faculty of humanity and economy, China university of geosciences, Hubei Wuhan, 430074; 3.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 school, Xinyang normal university, Henan Xinyang,464000)

Abstract: Using aggregation and cluster theory, the authors analyze and discuss about content of the tourism industry aggregation and the industry cluster, differences and link, feature of aggregation and cluster, impact factors on the aggregation and clustering development of the tourism industry, influence to regional economy by the tourism industry aggregation and clustering development. Then, the authors choice three indexes, industry concentration, the Gini coefficient, the Herfindahl coefficient, and analyze the space aggregation issue of Chinese tourism Industry, basing on the data about business enterprises and income of star hotels, travel agencies and other tourism practitioners. At last, combining cases, the authors analyze the existing problems and corresponding measures of Chinese tourism industry cluster.

Key words: China; Tourism industry; Space aggregation; Tourism industry cluster

 

 

爱浪直播app官网下载_爱浪直播app下载最新版_爱浪直播app下载